祁蓝

三生三世终是你——卡黄

用的是B站上三生三世的梗,看完后,就想着写些什么,希望能喜欢吧。。he甜真的(๑•̀ㅂ•́)و✧

第一世她不过是戏院里的小生
      她却是富家大小姐
“婷婷,一起去寺庙上香吧”受同是富家小姐的陆婷之邀,黄婷婷和陆婷一并来到寺庙上香祈福,结束之时尚早,二人顺路去梨园转悠。
“婷婷,听说梨园种的梨花全部都开了,这下可是有了眼福”陆婷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
黄婷婷的目光却被梨树下正在练习唱腔的小生所吸引。
只见那小生生的俊美不凡,剑眉之下大大的眼睛,笔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微抿。
黄婷婷忍不住被她吸引上前“你好,你是这梨园的唱戏者吗”
“是的,我叫李艺彤,不过还是学徒,还在学习咧”李艺彤挠了挠头。“欢迎你来梨园听戏啦,不过我唱的还不好,所以总被我姐骂”
看着李艺彤笑弯的眼,一时在黄婷婷的眼里,竟胜过万千繁星。可惜没过多长时间,李艺彤就被自家姐姐揪着耳朵拽去练习唱腔去了。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梨园都有了一位新的客人。黄婷婷每天都会出现在李艺彤练习的梨树下,看着李艺彤反复的去琢磨练习唱腔,看着李艺彤总在卡壳的时候被姐姐兼师傅冯薪朵打板子,看着李艺彤在练习完后会第一时间奔向自己,让自己给她擦汗。
一转三年,李艺彤早已可以独自登台演唱,全国上下已皆知,黄婷婷亦已是出落的更加亭亭玉立,成为京城赫赫有名的才女。尚待字闺中的少女不可出没于人多的地方,所以李艺彤为黄婷婷在自己的小院内单独搭了一个小小的舞台,为她单独演唱。
富家子女婚姻无自由可言,黄婷婷也不例外,在知晓自己未来后,黄婷婷悄悄出府,只身来到李艺彤的小院。
“李艺彤,你喜欢我吗”黄婷婷揪住李艺彤的衣服,一双桃花眼里,满是泪水。回应她的是李艺彤温软的吻“愿意余生都赠予你”
两人感情一日日升温,然而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被黄家知道,决意将婚期提前,仗着自家权势,派人闯入梨园,绑走了李艺彤。
“你们要做什么,爹你答应过我,不会伤害她的”黄婷婷一到大厅就见到被五花大绑的李艺彤,身上的血痕还未结疤。
“婷儿,这可怨不得爹,你的未婚夫婿可是丞相之子,爹也是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的。”黄老爷说着一声令下“来人,把小姐拉开,给我狠狠的打”
李艺彤本就身体孱弱,全屏撑着一口气,为多看黄婷婷一眼,哪里吃的住木板往死里的打法。五十余下之后再也撑不住,勉强朝着哭的快要晕厥的黄婷婷升出一只手,勉勉强强发出微弱的声音“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黄婷婷呆呆的看着李艺彤说完这句话,再无声响,直到下人验了呼吸,报告已死,才疯狂的扑向李艺彤的尸体。
大婚之日,不吃不喝好几天的黄婷婷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婚轿经过梨园时径直跳车,来到李艺彤当初为她单独搭建的戏台上,李艺彤的尸体早已被冯薪朵领回,棺木停留在在梨树之下。
手指轻抚李艺彤的墓碑“夫君来世相见,妾身定永远追随”
言罢,推开未钉死的棺板,举起藏于手心的金簪刺入脖颈,血液喷溅而出,染红了李艺彤一身白衣,两人似只是在新婚之夜睡去。
唇边仍带着一丝微笑。
本为天作之合,奈何身无长物一介布衣,终落得魂断黄泉,只叹一见误终身。

第二世她是共军的小小排长
      她是表面是歌女实则却是国民党军官
“发卡,你知道吗,百乐门新来了一个歌女黄婷婷,听说唱歌老好听了,走呗一起去看看”刚结束操练,李艺彤就被赵粤拉着去歌厅。
“赵奥不是我说你,天天关注这个,你家唐家小姐要是知道,你铁定要睡沙发”李艺彤撇嘴,不屑道。
铁血年代里,李艺彤一直觉得灯红酒绿的歌厅,总是与那一身正气的军装有些不搭。
本只是无意中的一瞥,却见虹光酒影下,台上的美丽女子,娇嫩的面容更显柔美,婉转的唱腔,一点点吟唱而出,只让人心头一阵恍惚。
台上女子唱完一曲,缓缓下台,似是无意似是有意的向李艺彤悄悄的勾了勾手指。
李艺彤起身趁无人注意,小心的遁入后台。只见黄婷婷正含笑望着她。
“难得能见李排长,小女不胜荣幸”黄婷婷领着李艺彤进入一间雅室,为李艺彤倒上一杯茶水。
“茶水就不必了,黄小姐,找李某不知有何事?”李艺彤虽是被黄婷婷晃了一下心神,到底还是真实的明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一理。
黄婷婷浅笑挽上李艺彤的胳膊“也无大事,只是喜欢你。”
赵粤自那天之后,就常见李艺彤一结束一天操练就奔向百乐门,时不时一个傻笑,对着空气发呆时又时不时叹气,眉头紧缩。
突然一天,战事吃紧,李艺彤和赵粤要带领部队撤离上海,临行前,李艺彤最后一次去找黄婷婷。
“与我一起走吧,共产党统一是迟早的事”李艺彤目光诚挚,黄婷婷在她清澈的眼眸里看到的只有自己。
“你...早知道!”面色平静,然而话语却不自觉的颤抖。
“是”干脆利落的回答,“但是我想保护你,在这乱世之中,我想成为你的依靠。”
共军撤离上海的那一天,百乐门突发大火,据说头牌黄婷婷死于大火中。
三年又四个月,解放军成功解放全中国,李艺彤在这期间,也从排长升到了团长。
战争期间,黄婷婷一直跟随在李艺彤身边,利用自己对国军内部的熟悉,辅助李艺彤。
小两口本想向上级申请结婚,却被拒绝,无奈国家只规定于男女结婚,小两口顿时就焉了。
“婷婷,没事,我们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李艺彤虽愤愤不平,却也只能耐住心中不快,安慰身旁的妻子。
不想转瞬不过十几年,文革爆发,黄婷婷因曾是国民党军官而被批斗。
“黄婷婷是我的妻子,我们夫妻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未曾做错分毫,安分守己,你们怎能如此对我们”李艺彤和黄婷婷被压入批斗台,愤怒嘶吼。红卫兵小将,将一本红本摔在李艺彤脸上,“废什么话,你们俩一个是国民党特务,一个伤风败俗,勾搭一起,简直是狼狈为奸,识相点赶紧磕头认错。”
李艺彤望向身边,同样伤痕累累的妻子,努力挪向黄婷婷,将头与她抵在一起,“老赵她们两口子前两天,先我们一步走了,现在到我们了,你怕吗?”
回应她的,还是一如当初那个如春风般的微笑。“不怕,因为你在我身边。”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与你为夫妻,生同衾,死同穴!

第三世她被前世的梦不断纠缠战五关斩六将,
    努力站在了她身边
      而她已是小名气的歌手
李艺彤从小一直会梦到同一个女子,这情况在她年近十八岁时更为频繁,无意中她看到电视里正在跳舞的偶像组合里,一个有着完美笑颜的女孩竟和梦中的女子身影相契合,急急忙忙的打开电脑,进行搜索。
“snh48——黄婷婷!”名字一入眼帘,李艺彤的瞳孔猛地收缩,心跳加速,一震剧烈的头疼让她不自觉跪倒在地,再抬头时,竟已是泪如雨下。
几个月后snh48二期生开始招收新人,一个叫李艺彤的女孩努力脱颖而出。
“你好,黄婷婷前辈,我叫李艺彤。”
黄婷婷看着眼前这个笑眼弯弯的后辈,一瞬间居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待李艺彤,疑惑的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才回神,礼貌的回应道“你好,李艺彤,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
“前辈喊我发卡就好”李艺彤笑眯眯的望着黄婷婷,打定主意要缠着黄婷婷。
黄婷婷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论到哪,身后都会挂着一个大型海豹挂件。
黄婷婷虽然对李艺彤感觉十分亲切,但还是为了李艺彤的前途着想,违心的对李艺彤说“发卡,你是不是要注意下,我们还是别离那么近了。”
李艺彤眨了眨眼,眼泪在眼眶里翻涌,终是没有落下。“如你所愿”
果然李艺彤后面都没有在缠着黄婷婷,没过多久黄婷婷竟发了高烧。一群人急急忙忙的把黄婷婷送往医院。
半昏迷半昏睡中,黄婷婷仿佛又看到了第一世游园惊梦一曲坠红尘,回眸一眼误终身。第二世里侥幸在战火纷飞的时代里苟活,却丧命于黑白颠倒的时间里。眼前闪过的富家小姐和戏院小生在梨园的梨树下唱这婉转腔调,转眼又化为共军英雄和国军军官的铁血柔情。穿着戏服的李艺彤,穿着白衣丧服的李艺彤,穿着军装的李艺彤,穿着囚服的李艺彤,白光咋现后,都变成了趴在她病床前,双眼布满血丝,不眠不休守着她的李艺彤。
“婷婷桑,还好你没事”李艺彤一见黄婷婷醒来,顾不上其他,立刻,喊医生为黄婷婷检查。
看着眼前为自己忙前忙后,好不容易才坐下的李艺彤,黄婷婷伸手,扑入李艺彤的怀里。
“傻叽,我爱你”

评论(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