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蓝

鞠学姐和李学妹的日常

@塞纳河学院的老菜皮们都知道,环艺系鞠婧祎学姐有个小小的追求者,喜欢她的是比她小一岁的服装系的李艺彤。
老菜皮们看着,刚进学校浪的飞起的李艺彤,现在乖巧的跟奶狗一般,看着人前温柔可亲的鞠婧祎,天天怼李艺彤。
这不,已经大三了的鞠婧祎学姐正思量着考研。但是考研这玩意,比较困难,而且自己又不属于自制力特别好的人,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拖一只可以和自己一起学习的人监督自己。
李艺彤同学就这样在明明只是下楼倒个垃圾,没化妆,穿着T恤,大裤衩,人字拖,一脸懵逼的被鞠婧祎拽到教学机构。咨询师和鞠婧祎友好交流完,看了一眼李艺彤,随口便问了一句“这位同学是土力工程专业的?”
没憋住笑的鞠婧祎噗呲一下笑出了声,看着身边脸色墨黑的李艺彤,已经快要隐没于黑暗中了,忍不住笑倒在李艺彤的怀里。
回学校路上鞠婧祎戳了戳兀自生着闷气的李艺彤。
“生气了?”
李艺彤撇了撇嘴,别扭的说“才没有,我不跟那人一般见识。”
明显在闹别扭的语气,鞠婧祎怎么会听不出来,笑着捏了捏李艺彤的脸。“别生气啦。谁叫你今天打扮成这样就出来了”
李艺彤气结“谁下楼倒个垃圾还画上精致的妆,要垃圾看到自己的美啊。”
鞠婧祎笑着给李艺彤理了理衣服“你啊,亏你还是学服装的,总是不好好打扮自己,看看你这一身土气的装扮”说着,摇了摇头,砸了下嘴调侃道“啧啧,这样看来我对你日后给我设计衣服的款式感到担忧啊。”
李艺彤哑然,半晌都没出声,在鞠婧祎纠结着是不是自己说的太过而要道歉时。听到李艺彤略带哽咽的声音“才不是学姐的衣服,我从来都是以学姐的样貌喜好设计的”
委屈的颤音拍击着鞠婧祎默默叹气。
“傻子”

零系列濡鸦巫女(卡黄)——中下

(四)
李艺彤拿起了那枚舍利,放入兜中,继续向前,没多久,一座古老的门楼出现在面前。
门楼里一片漆黑,浅白色的雾气翻腾着,入骨的凉意让李艺彤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李艺彤强忍住内心的惧意,缓缓推开了残破的大门,一进门就见一座灵位,刚想走进细看,身后便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易桐大人,您终于来了,巫女大人早已等候已久了”
险些惊叫出声的李艺彤迅速转身,按着狂跳的心脏,李艺彤惊恐的看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妇人,满脸皱纹,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妇人似乎并不在意李艺彤的举动,示意李艺彤跟上自己,缓缓的向内室走去,李艺彤浑沌着,迷迷糊糊的跟在她后面,脑海里来来回回回荡着一句话
“易桐?父亲?那巫女?母亲?”
昏暗的烛灯下,李艺彤看到老妇人在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前停下。
“大人,礼服已为您备好,快些进去换上吧,莫要让巫女大人等急了”
推开房门,里面布置典雅,却有带着一丝诡异,
房间的中央,有一套新郎和服。
等李艺彤换好衣服,那老妇人又引着她前往一间更为华丽的屋子,里面一口黑箱吸引了李艺彤的注意,然而正当她要开启黑箱,天色已将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了阴森的山林,身边的一切开始变得虚幻,被一股黑气冲击到的李艺彤踉跄中撞到了木门磕到了脑袋,晕了过去。
待李艺彤再次睁眼,眼前已是徐子轩和赵粤的旅馆,而面前正是自己的养母冯薪朵。
“朵朵...”艰难吐出两个字,看着冯薪朵憔悴的面容,李艺彤心里亦是思绪翻涌。
“你怎么来了...”
“...自是来找你的...”
看到昏迷已久的李艺彤终于醒来,冯薪朵送了一口气的同时,一把抱住了自己抚养了十几年的孩子。
“还好,你还在,还好,还好...没事就好”
反复重复的语句里传达出她的担忧,令李艺彤极为愧疚。
“对不起,朵朵”呜咽着,抱紧了这个为自己操心操累的女人。
(五)
醒来已是正午,长时间未进食的李艺彤,乖乖跟着冯薪朵去了餐厅。
饭厅里徐子轩和赵粤正将一道道菜摆放在桌上,看到卡朵二人携手而出,连忙招呼着开饭。
“发卡,你昨晚在山上遇到了什么?我们在山上找到你时,你穿一身红衣倒在那,可把我们吓死了。”徐子轩一边扒了一口饭,一边含含糊糊的闻着。
喝了一口茶水的李艺彤,整理了一下语言,将自己昨晚的经历完完整整的复述了一遍,末了,又说了一句“我看那山上事物不能见光,所以我想救出母亲,就一定要在天亮前成功。”
喝了口茶水,咂了咂嘴的赵粤,幽幽的说“所以说古人说,永远不要替别人养孩子啊,养不熟”
李艺彤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半天说不出话来,冯薪朵伸手摸了摸李艺彤的头。
“没事的,我会陪你寻回婷婷”
李艺彤沉默着,一言不发的状态持续到大家踏上上山的电车后,才开口,嘱托一定要跟着一起的冯薪朵,一定要注意安全,絮絮叨叨的叮嘱了半天。
再次回到昨晚被击晕的地方,华丽的烛火已经熄灭,黑色的箱子已不在原处,只剩下阵阵阴冷的风。
装好了零视相机的李艺彤,小心翼翼的带着冯薪朵摸索搜寻着这栋古楼。
只可惜一晚上除了被各种灵体攻击意外,并未有什么突出发现。
晨曦到来,在冯薪朵未能注意的角度下,一张纸条飘飘然的落在李艺彤面前。
————“大人,下次来,还是一人便可。”

enmmm不好意思刚刚开学,没什么时间

休学旅行

坐在长途车上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李艺彤撑着头思考着,大概会有点轻松,那如果身边是喜欢的人呢,李艺彤又歪头看了一眼头枕在自己肩膀上的冯薪朵,稀碎的阳光从车窗外射进来,散落在她柔和的面容之上,李艺彤皱了皱眉,拿起书包里随手塞进用来记录旅行日程的本子,挡在了冯薪朵的面容之上,看到冯薪朵没有被阳光所影响,咂了咂嘴,又往李艺彤怀里拱了拱,舒适的继续沉睡着,李艺彤弯了弯嘴角,想到刚刚思考的问题,嗯,大概是安心而又喜悦的感觉。
李艺彤看着窗外飞速向后略去的风景,车厢里的同学们基本上都已经疲倦的睡去,铁哥们赵粤和林思意已经睡成一“坨”,万丽娜和陆婷头靠头的睡的死死的。
冯薪朵嘤咛了一声,李艺彤转头看向她,知道她即将醒来,果然没一会就看到冯薪朵,迷蒙着眼,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早已心领会神的李艺彤,拿着早已准备好的水壶,凑到她嘴边。
“你一直没睡吗”冯薪朵一边喝水一边小声的问道。目光落及李艺彤一直举着本子为她遮阳而已经酸麻的手腕,眸色暗了暗。
“伸手”干净利落的吩咐着,看着李艺彤乖乖伸出手,冯薪朵心疼的给她按摩着手腕。
看着面前笑眯眯的海豹,叹道“傻子”
海豹鼓了顾嘴,继而笑着把她搂进怀里。
“朵朵~”
“嗯?”
“喜欢你”

猎影人:

闪光的柠檬茶:

千与千寻
        小的时候把这部电影当做动画片看了很多遍,长大后重新翻看,才发现那么多年里,我竟然完全没有看懂这部电影。
       千寻被困住的地方到处是怪物,但却充斥着温情与爱意。锅炉爷爷会为睡着的千寻轻轻盖上一层薄被,蹦蹦跳跳的煤灰们也会为千寻细心的保存好鞋子和袜子。小玲嘴上数落千寻,却是时时刻刻为她担心.......最后千寻在辨认父母时,所有人都在替她像汤婆婆打抱不平。
       果然,怀有善意的人到哪里都会得到爱和尊重。
       那么陌生而又诡异的地方,千寻一个人摸索着,那么多千奇百怪的物种,千寻一个人试探着。她没有哭,更没有说委屈。可是当白龙递给她一份食物时,她却哭的一塌糊涂。这是我的泪点,一个我前几遍看从未注意过的情节。现在我好像有点理解了,千寻突然软弱的原因,因为那样就着眼泪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好像也真的有过经历了。
       以前看的时候,无法理解无脸男的一举一动,可是如今却觉得,他就像是一个缺乏爱和安全感的小孩子。对于第一个给予他善意的千寻,他寄托了全部的信任和依赖,倾注了全部的爱,所有他拥有的最好的东西,他都想献给千寻。可是千寻不要,所以他就像是得不到爱的小孩子一样任性的发了疯。最后拯救他的,还是千寻。他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完整的话,总是支支吾吾,像个影子一样跟在千寻后面。他跟着千寻来到了钱婆婆那里,最后便留了下来。我愿意相信他是找到了一种归属感和安全感,感受到了他所希冀的温暖和爱所以才留了下来,终于不再寂寞和漂泊。
        千与千寻,我好像还能再看很多遍。
       
         

奶爵和小公主的恋爱(那不勒斯的背景)

小公爵比小公主小一岁,也就是说小公主已经能跑了,而小公爵还在牙牙学语,小公主已经能跑能跳了小公爵还只能扶着墙缓步前行。好在两家家长关系一直良好,两个孩子也就一直养在了一块。
小公爵周岁时公爵大人想要效仿一下东方一个古老的占卜方式——抓阄!看一下自家崽日后能有啥作为,摆了一地的珍异宝贝,宝剑,盾牌,精致的笔什么的,过来凑热闹的国王大人,还顺手把自己的王冠摆了上去,一堆琳琅满目,没想到小公爵看都没看,一把扑向了,一样在旁边吃瓜看热闹的鞠公主,奶呼呼咬住小公主的嘴亲着。
旁边的公爵大人干笑着抱开,两只爪子还对着小公主挥着,国王刚想过来打个圆场,就看到一直一言不发的小公主抓着地上的剑和王冠,走向小公爵。
“阿卡,这个给你,以后要保护我”小小的鞠团子把手中剑递了上去,看着奶呼呼的小公爵努力抓着比自己高一个头还多的剑,又把手上的王冠为小公爵戴好“好好戴着,以后阿卡要娶我哦”
两个小团子又黏在一起了,旁边一群被塞了一嘴狗粮的人笑呵呵的看着,两个位高权重的男人,凑到一起考虑要不要订个娃娃亲什么的。
少年时代的小公爵,长的也极是俊美,练的一手好剑,重点是嘴太甜,连鞠公主身边的小骑士都被她哄的心花怒放,这让鞠公主天天光是喝醋就喝饱了,板着脸,决定一天不理小公爵。
李小公爵,这边刚刚抱完小侯爵,调戏了一下小伯爵,就发现自己心尖尖上的小公主不理自己了,急的她一头汗,抓着刚刚买回来的甜点就奔向皇宫。
“青韦,我错了,你开门好不”可怜兮兮的小公爵奋力的捶着公主寝宫的门。而里面的一点动静也没有,不死心的小公爵决定从窗户里翻进去,那天的皇宫守卫们都感到脖子上凉凉的,在草坪上疯狂的垫着床垫,就怕那个在上面沿着窄窄的窗沿小心翼翼向公主寝宫摸的小祖宗摔下来。
“呼,还好,咦,青韦?睡着了??”好不容易从窗户里翻进来的小公爵舒了一大口气,却发现自己的小公主原来只是在床上睡着了,哭笑不得的小公爵,解开自己外衣,也扑上去,打算搂着自家小公主,好好睡一觉。
只是苦了在下面胆战心惊的守卫们,感觉自己在阎王殿走了一圈,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
当然隔天从小公爵怀里醒来的鞠公主殿下知道了某人居然是高空翻窗进来的,气急败坏的拎着某人耳朵念叨了好久。
已经成年的小公爵,已经有了爵为,现在该称为李斯特公爵了。
然而一直都是笑嘻嘻的李斯特公爵,这段时间,却一直阴着脸,死党赵粤林思意作为知道实情的少数人,悄悄透露原来是因为鞠公主已经成年一年有余,无数富家子弟和别过王子已经向国王大人发出联姻的讯号。
阴冷着脸的李斯特公爵,默默的记住了那些小国,一个星期后,国王陛下就收到了来自李斯特公爵的一份利弊分析书,要求由自己带军攻打。
那一年刚成年的李斯特公爵踏平了周边数十小国,成为许多小国眼中的噩梦,也成了许多年轻女性的梦中情人。
鞠公主在皇宫里得知了这些,笑弯了腰,一边心疼某人在战场的辛苦与危险,一边哭笑不得某人的醋意居然这么大。
皇冠都在小时候送给你了,不嫁你还能嫁谁。
二十一岁的李斯特现在正处于烦躁期,一边被自家爹娘变着法催婚,一边纠结着要如何向自己小公主求婚。
阿萨辛赵粤给李斯特提了一个建议“公爵大人,这马上就要到咱本土的情人节了,你可以趁这机会,向咱公主求婚啊”
李斯特公爵拍了拍自己头“粵仔,这建议不错,我这就去准备!”
然而等李斯特公爵兴冲冲的布置好一切,就等节日时,却得知鞠公主有事要出去寻访半月。
怒气冲冲的李斯特公爵跑到皇宫找自己准岳父要理由,却被告知这是鞠公主自己的意思,国王也拿她没办法。
焉了的李斯特公爵,垂头丧气的回到自己的公爵府。
节日来临的那一天,府外热闹非凡,府内李斯特一个搬个板凳蹲在花园角落里,扒拉着上次生日鞠公主送自己的一盆花。
门口突然的嘈杂声引起了李斯特的注意,抬头望去,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正出现在自己家中。
“青韦?你怎么?你不是...”激动的李斯特话都说不顺,被鞠公主捂住了嘴。
“怎么滴,阿卡,我现在就想住你这,今天你不打算陪我出去逛逛?”鞠公主狡黠的笑着。
李斯特呆呆的应着,反应了一下,雀跃着让收下去准备原本用来求婚的东西。
李斯特欢欣鼓舞的拉着鞠公主来到皇宫前的广场上,这里此刻已经围满了人群,已经换上正装的李斯特,小心翼翼的牵着她的公主走向宣誓台,看着一切已经了然于心的公主殿下,也笑着看着她。
李斯特深深呼吸了一下,单膝跪下,念出了古老的誓词
“我以我的生命起誓,愿将一切都奉献给您,我的公主殿下。我将谨记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我的剑在这里,在我倒下前我和它将保护您,我死后我的灵魂也会守护在您的领土上,我的忠诚就是我的铠甲,为您流尽我的血液,我的剑放在这里,我将牢记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的美德。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公平之神脚下。我的血将伴着荣誉洒在战场上,我的剑放在这里,神祝福它永远锋利,除非他的主人低头,它将永不折断。”
抬头看着鞠公主微笑着,眼睛里泛出激动的泪花,轻轻的吻了吻鞠公主的手,拿出了准备已久的精美钻戒。
“公主殿下,我想成为你的守护骑士,守护你的一生,我想成为你的爱人,永远爱你陪伴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公主笑着伸出了手“笨蛋阿卡,等你这句话好久了。”

猎影人:

Deardiary:

打开这扇门,里面是你的恐惧。可是只有直面它,你才能克服它。

《小丑回魂 I.T》一部以孩子为主角的电影,但一点不适合孩子看。每一个孩子背后,都有一位懦弱的大人,他们以“保护为名”,控制着孩子,等待着孩子成为和他们一样的“大人”。

我不知道是否成人世界的道理就是“视而不见”?当Georgie“失踪”后,小镇的大人们习以为常,只是告诫自己的孩子乖乖藏在父母的庇护下,远离危险,反而是哥哥Billy一直在努力寻找Georgie。在成人思维里,躲过了这一个27年,就意味着安全。尽管危险从未消失,尽管小丑依旧威胁新生的孩子,但是当危险不再与自己息息相关,那么它就“不存在”。

孩子们也试图说服自己“小丑消失了”,可是在友情的鼓舞之下,他们选择了面对“恐惧”。当我想到,促使成年人凝聚在一起的往往是“利益”,而促使小孩子结盟的往往是“友情”,我会觉得,直面恐惧是一种孩童般纯真的力量。而摆脱了恐惧阴影的孩子,才能真正获得快乐,拥有未来。

神猫罗尼休:

俄国皇室在1903年举办的冬宫传统服饰舞会是无可争议的一场盛典,所有到场贵族全部身着罗曼诺夫王朝初年的古式传统宫廷着装,彩绣辉煌,珠玉满身,金华璀璨,豪奢无比。那场舞会留下了一大批照片,我找到了网友着色处理后的一些,来体会一下那冲天壕气吧。

占TAG抱歉,恶意发酵下,一起努力吧

这几天令后CP的火热程度让我朋友都跟着入了坑,没想到没过多久,吴谨言就被坑到了底,朋友在我面前抱怨多了,我也忍不住去搜了一下,确实是,这是一场很大的打击,看到许多盐粒安慰吴谨言,同为CP的另一方秦岚小姐姐也为谨言加油鼓劲,我朋友作为一颗准高三盐粒,急的抓耳挠腮,想要我帮忙一起战斗,无奈我只能替她在这里简单说几句。
很羡慕,因为想到了去年的12月,作为李艺彤的粉丝,陪着李艺彤经历了数天热搜第一,发酵了几个月的全网黑,代表李艺彤的红色,几乎被铺天而来的恶意全部掩埋,而且当初李艺彤身边却无人肯为她多执一言,和许多盐粒一样当时我也不理解,为什么你们都不了解这个人,就直接加上自己的恶意呢?
后来发现印证了一句老话,黎明前的黑暗才是最黑暗的时刻,越是接近成功,路就越难走。
令后粉们加油,盐粒们也要加油,陪着吴谨言走过这一关,不要恶意带别家,努力陪伴着你们的偶像,相信度过这一关,吴谨言会越来越好的,否极泰来,苦尽甘来。

PS其实不是不想一起战斗,而是我也很怕会上升到自己的偶像,相信大家都是粉丝也能理解。帮朋友把她的话带到,如果盐粒感到不舒服,会删掉的。

你喜欢糖果还是糖纸?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感受过光明。李艺彤看到这段话时,正在克罗地亚拍摄MV,个人镜头较多的她,无法和别人一起拍摄,基本上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一个人待在拍摄场地今天有点例外,黄婷婷还有鞠婧祎都在现场,鞠婧祎只是过来看看成员拍摄,黄婷婷自是有工作。
李艺彤撑着脑袋看着她们,想到昨晚看到的一篇婷鞠文,自己是文里的配角,文中一段黄婷婷和鞠婧祎的对话是这么说的————
      你不觉得这样的人很可恶?犹犹豫豫的,一开始就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糖果、糖纸这应该根本就是两样东西吧!想着是好吃的糖,却又要拿漂亮的糖纸,得到了还是想着糖,啧,我怎么觉得糖纸那么可怜呢?我是糖纸的话,一定希望遇见一个只喜欢我的,或者压根从来不看我一眼就奔向糖果的,这样我也不会不甘心啊!所以我啊,还是最喜欢糖纸,糖果这种东西千篇一律的,不包装好看点我才懒得吃呢!而且,吃完就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嗯,文里的糖纸当然不可能是她,所以黄婷婷也不会喜欢她,李艺彤心下苦涩,嘴角不经意勾勒出了一个苦笑。
一直关注这边的鞠婧祎注意到了李艺彤的状态,给一心两用,利用眼睛余光看着李艺彤的黄婷婷一个眼神,示意自己先把李艺彤带走。
鞠婧祎抓着正发呆的李艺彤,拖到了旁边的小路上,美其名曰找点状态。
“阿卡,你现在的状态好像很不好,发生了什么吗”鞠婧祎皱着眉,看着明显不在状态的李艺彤,问道。
李艺彤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鞠婧祎“青韦,你喜欢糖果还是糖纸?”
鞠婧祎疑惑道“当然是糖果啊,我喜欢有着好看糖果的糖纸,但是前提是糖果也要好吃啊”
“你骗人”李艺彤低声叫道“你明明更喜欢糖纸,你跟婷婷说喜欢糖纸,她也喜欢你,明明...明明我已经很努力去让我外在的糖纸变好看了,可是,为什么我就不能有姓名,明明...明明我很努力压抑了,可是我经历了光...真的不想回到黑暗里面了......”
李艺彤语无伦次的说着,鞠婧祎有点摸不着头脑,自己和阿黄,明明时时刻刻心心念念的都是面前这个死小孩,怎么就成了自己和阿黄成了一对?
刚刚结束拍摄过来喊李艺彤准备的黄婷婷也正巧听到了这一段话,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把蹲在地上的李艺彤拥在怀里。
“傻子”黄婷婷叹息。
“婷婷桑,最喜欢李艺彤这颗糖果了”

零•濡鸦之巫女系列母女(卡黄)中

上的链接
http://qilan151.lofter.com/post/1e7df53d_ef487024

(二)
初上日上山,一个人,一台相机,一个手电筒。李艺彤只带了这些东西就开始了她第一次的探索,拒绝了徐子轩和赵粤想要帮忙的好意,踏上了登向山顶的缆车。
山顶较空,没走多久,一间古老的祠堂映入眼帘。祠堂后面似是有多座宅邸,无奈山路崎岖,值得从祠堂内穿过。
“吱呀”一声,李艺彤推开了祠堂的大门,屋子似乎很久没有人进出过,刚一开门,一阵烟雾便扑面而来,呛得李艺彤连连咳嗽。
屋内似乎也不是李艺彤先前所想的哪般黑暗,然而是不是亮起的幽暗灯光却更令人心生怯意。
一阵幽幽的哭声不知从哪传出,配上这诡异的气氛,让李艺彤冷不丁倒吸一口冷气,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扇门,一到白色的虚影出现在了面前,眼前似是一个浑身骨头都碎裂的男子,死相极为可怖。
李艺彤吓的手脚冰凉,索性没忘记临走前徐子轩的嘱托,将摄像机举到面前,“咔嚓咔嚓”猛按快门,面前厉鬼惨叫着消失,一张笔记也随着他的消失,而晃晃悠悠的落到了地上。
上面写着:在盛满夜泉的匪中永久沉睡的巫女,将做为人柱持续存活,这就是“永久花”。因夜泉而引起的睡眠将导致巫女无限重复死亡经验,包括所怀抱的他人的最后记忆。而当巫女的心力到达极限时,将溶化在夜泉中,结束做为人柱的任务。据相信越是接近死亡的人将活得更久,只有心灵坚强的巫女才能持续在夜泉中生存。
“人柱...那也就是说,母亲她...”李艺彤自言自语道,忽然明白了为何徐子轩会说黄婷婷已经死亡的原因。
李艺彤咬了咬嘴唇,“无论如何,就算是抬着匪回去,我也要带着婷婷回家”李艺彤定下新年,小心翼翼继续向内屋走去,一个幽白的人影出现在走廊尽头,他似乎并没有打算攻击李艺彤,而是自顾自的走向了楼上。
李艺彤心下诧异,也跟着跑了上去。才看。原来上面的楼层进连着山路,原来这祠堂是依山石而建,祠堂便是山门。
(三)
前方白色的人影仍是飘飘忽忽,似是完全忽略李艺彤的存在,缓缓向山的身处行去,转身的侧颜一看,竟和李艺彤分毫不差。
李艺彤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了出来,匆匆忙忙朝着白影消散的路口跑去,山路本就难走,加上夜深黑暗,无形的让李艺彤心中平添一层压力。
岔路口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几行字,认真研读下,原来是曾经发生在这的一具惨案,曾有三个杀人狂魔冲上山,将山上的巫女全部屠戮殆尽,自那以后,日上山变坠入永恒的死寂。
刚刚看完最后一个字,李艺彤便感到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凝固。
条件反射抬起摄像机就拍,正好将三个血肉模糊的凶狠鬼影一同拍入胶片内。
暗自咬牙道“就算是万鬼全出,我也要带黄婷婷回家!”
狠声为自己加油鼓劲的李艺彤一鼓作气的冲出那段山路,路的尽头便是一篇巫女的坟场。狂压着心头的恐惧看着众多飘忽的白影,李艺彤心一横,踏入坟地。
苦斗良久,李艺彤精疲力尽的到达墓地中间的佛伺,似乎这里被什么保护着,灵体不敢靠近,李艺彤小心翼翼的翻看着伺台前的石桌,上面一个古朴散发柔和光芒的木匣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打卡后才发现散发光芒的不是木匣本身而是其中所含的一枚石子,似乎便是这枚石子让灵体们纷纷不敢靠近。
石子下压着一张笔记,李艺彤抽出来展开,看到上面记录着
《幽婚》为了取得更强大的人柱力量,会为放入柩笼的巫女举行幽婚。新郎人选将由外地招来,并让这些人凭画有巫女相貌的绘马选择幽婚对象。幽婚完成后新郎将与巫女缔结羁绊,一起进入柩笼中。新郎失去魂魄的身体则会在忌谷中被祭祀。若是幽婚失败,则改将新郎魂魄祭祀于忌谷无缘冢,骸骨放入匪中埋葬于胎内洞窟。
李艺彤看了片刻就打算收起笔记继续向前,却发现纸的背面还有一段话:
《残影》经由行使“影见”时所看到的来自过去的影像。
是集合搜索对象的残留思念、化为其过去的身姿所形成的影子。若是使用影见的人能力强大,也可能直接看见对象的身姿。清晰的残影会吸引附近的各种灵靠近,因此持续追逐同一个残影被认为是危险的事情。另外、也有人说若是追着死者或失踪者的残影,将会有追随对方的脚步遁入隐世的危险。盒内盛放的是一颗佛骨舍利,可以驱赶低等级的灵体。
李艺彤拿起了那枚舍利,放入兜中,继续向前,没多久,一座古老的门楼出现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