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蓝

点梗——卡四(总选后)

@Thirty. @疯魔成痴 这两位兄弟的点梗

看着屏幕里的人红着眼睛披着红披风感谢着支持自己的人时,林思意已经坐在剧组的长凳上,瑟瑟发抖,越来越凉的天气,让原本还在拍MV时穿的风衣,成了摆设。

林思意默默的捧着自己的爪机,看着发卡家粉丝们的一个个李艺彤的cut,开心的眯着眼,嗯从一只大眼猴,变成了眯眼猴子。

算来算去,已经有六七天没有见到自家女友了,林思意看了看片场,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到自己拍摄,于是溜到了角落里,给李艺彤播了电话。

“喂?”电话里很快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只是这音线里带着浓浓的疲惫。

林思意愣了愣,心中略有纠结是否要和恋人继续通话。

不过李艺彤倒也没令人失望,在听到没有声音后,拿开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声音立刻兴奋起来。

“小四,你现在在休息吗,竟然有空给我打电话,你那里现在冷不冷,伙食怎么样,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好想你”

一连串问题问下来,带着特有的卡式语速让林思意一时半会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最后一句软濡略带委屈的我想你,让林思意感到心中一片暖意。

“我过几天就回来了,你可不要又趁我不在,去浪后辈啊”略带调笑的语气,掩盖了鼻上的酸意,努力不让眼泪掉下,花了妆容,匆匆忙忙以到自己戏份为由,挂了电话。

再见正好是top16的汇报公演,许久不见李艺彤,见她胃疼还吃那么多西瓜,心下一阵气恼,抓着她参与了KTV环节,暗暗在她手背上捏了一下,示意。

公演结束,李艺彤抓着睡衣,跟到了林思意房间,见林思意不理自己,知道怕是因为自己贪嘴的缘故。

“小四别生气啦,我知道错了”故作撒娇的样子,拽着林思意的袖子。

“你还知道自己错了?这么大人了,还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林思意有些气急败坏,又又被这人拽着撒娇的样子惹得发不出火,只得作罢,翻身上床,拿被子没过头顶,闷闷的说了一句“睡觉”

李艺彤嬉笑着躺在她身边。搂住了眼前人纤细的腰肢

“晚安,愿你好梦”

不爱别咬我(卡鞠,僵尸×天师)

鞠婧祎是位除魔天师,不过现如今社会,天师的主要任务便只是消灭那些食人僵尸。

作为茅山派的嫡系传人,鞠婧祎成为了许多僵尸眼中的噩梦。

“啧,已经是第四起命案了”鞠婧祎看着地上的尸体,略有不甘的用手捻了捻地上已经有些干涸的血迹。

“是啊,已经是第四起了,天师小姐”

身后传来了略带调笑的声音,让鞠婧祎迅速回头。

眼前之人面色苍白,过分俊美的脸上,一对金色的眼眸,一见便知此人非人,黑色外套在夜风中猎猎作响。

鞠婧祎不敢怠慢,起身瞬间桃木短刀和银枪已被她握在手中。

面前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武器,举起双手,说道“天师小姐,我没有恶意,跟这些命案也无关联,我只是想跟你一起抓到那个败坏我族名声的混蛋而已。”

“我族?你是僵尸?”鞠婧祎皱了皱眉,先不说这家伙没有僵尸都有的黑色眼圈和红色眼睛,就连血腥味都不带一丝,手里还提着一盒咖喱饭外卖,这让鞠婧祎怎么都难以接受这个除了脸看起来过分苍白,像是抹了太多粉的二货是吸血僵尸的事实。

那人很无奈的摊了摊手“天师小姐,我叫李艺彤,虽然我知道我不是很像吸血僵尸,但是很可惜我确实如假包换,不过别把我和那些低劣的种族混为一谈,只有最低级的僵尸才会控制不了自己吸血的欲望。”

李艺彤见鞠婧祎还有些不信,嬉笑着张开嘴让鞠婧祎看自己的獠牙,见鞠婧祎目光投向自己手中的咖喱饭,干笑着“个人喜好,就是比较爱吃这个。”

鞠婧祎感觉自己大脑有些转不过来,不过还是同意了李艺彤提出的明天中午去咖啡店详谈的请求。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还没消化晚上发生的事。

隔天中午鞠婧祎如约到了咖啡厅,见李艺彤已经在那等候,便上前坐下。

“久等了”毕竟的后来者,礼貌的应了一句,端起了李艺彤递过来的咖啡,抿了一口,润了润喉咙。

“不,你很准时”李艺彤笑着,见鞠婧祎已经缓合了因为极速赶路而略有喘息的呼吸,就将手中的材料递去。

满满一摞材料里记满了这四次案件的详情和种种细节,而其详细程度甚至让鞠婧祎都有些咋舌。

看着鞠婧祎惊讶表情,李艺彤耸了耸肩。

“别这么看我,好歹我也是僵尸,观察和可以发现地方肯定会比你们多,更何况...”李艺彤顿了一下,略有得意的说“我可是从刑侦专业出来的哦。”

鞠婧祎无视李艺彤得意的表情,看完材料后问道“你作为僵尸,为何要跟我合作”

“其实僵尸是有严格等级划分的,一般你们所猎杀的那些低等僵尸,也是我们内部要求尽快劫杀的目标,因为这些家伙残忍又难控制,只能加以杀之,而这次的目标”李艺彤看向鞠婧祎手上的材料,从中抽出了一张照片。

“而天师小姐,我今天来告诉你的最大秘密就是这个,这次的杀人者,并非低等僵尸,你之所以难以抓住他的原因在于他应该是来自西洋的血族,就是你们所谓的吸血鬼,所以才导致你的罗盘等等物件都无法定位到他。”

鞠婧祎被吸血鬼一词惊的一怔,在李艺彤拍了她的肩膀后方才回神。

“吸血鬼和你们僵尸,我一直以为是同一种族啊。”

“当然不是啊”李艺彤无奈道“我就知道你们人类会这么说,吸血鬼和我们吸血僵尸是两个种族啦,就像你手上的桃木剑,只能伤到我们,对他们不会造成实质上伤害,而他们所惧怕的什么圣水等等对我们来说也是没有用的。不过对我们而言最大的相同点就是高阶吸血族是可以无伤害转化人类的。”

看到李艺彤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说着二者区别,鞠婧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继而在李艺彤脸色转黑之前,岔开话题“那你跟我说的合作,是要怎么合作呢。”

言归正传后李艺彤将自己的计划告之鞠婧祎。

鞠婧祎点了点头,其实只是需要自己作为诱饵,因为自己是天师,不似平常女孩容易收到伤害,所以是诱饵的最佳选择。在吸血鬼出现时,李艺彤趁机杀了那家伙。

“计划不错,不过你可别趁机吸我血啊”鞠婧祎调笑了李艺彤几句,却不想李艺彤极为郑重的说。

“天师小姐,我只吸深爱的人的血,我们转化人类只有一次机会,所以我只会把永生的机会

给那个最爱的人的”

小僵尸一脸正直,让鞠婧祎忍不住笑了出来,嘛,这家伙看起来还挺好的,鞠婧祎忍不住想着。

吸血鬼在李艺彤的计划下顺利击杀,鞠婧祎以为自己和李艺彤的联系也就到此为止,却不想自己新调来的刑侦队的上司就是李艺彤,无奈二人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五年后...

“李艺彤,我要三十了”鞠婧祎看着面前正对着火烧云大快朵颐的二货僵尸,气急败坏的用阴沉的声音说着。

李艺彤打了个寒颤,暗道,自家媳妇咋越来越有女鬼气场了...

“咳咳青韦,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谁在乎礼物了,李艺彤,我要老了!”鞠婧祎郁闷发现自己竟然本来就比李艺彤大了一岁的情况下,李艺彤还有不老的容颜,这让她如何能心安的奔向三十大关。

“噗,青韦,放心,我给你的礼物,你会喜欢的”海豹瞬间明白鞠婧祎的意思,嘻笑着回答道。

生日当天,鞠婧祎抓着李艺彤的衣领,看着她眼里的金色变得耀眼。

“李艺彤,不爱别咬我,爱我,你要和我永远在一起。”

这辈子忘不了她红着眼还在微笑。

画工不好,但还是想画出很多人喜欢的,卡宝如此美丽的样子

七芒电影: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三部曲

从1998年开始到2004年三部《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获得了超高的收视率,可是这部剧即便是放在现在,你依旧会被各种神奇的脑洞给征服,比如女娲、僵尸王将臣、马氏龙族、毛小芳道长等,而在那时候,只要一提起天佑和马小玲两个名字,一个特级僵尸和王牌天师的爱情故事,看到最后就会被感动到起鸡皮疙瘩。

 

很多人会觉得吸血鬼是《暮光之城》里面才有的,但是人鬼恋在《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中更让人动情,“如果你是个僵尸,你爱的人马上就要死去了,你会咬她妈?如果你爱上一个僵尸,你会选择变成僵尸还是看着爱人因你的死去而痛苦吗?”

 

不爱她,就别咬她。——珍珍


那好吧,余生你陪我吧(唱片延伸文,卡黄)

李艺彤第一次见到黄婷婷就很喜欢这个温柔的女生,在还是候补的时候,在黄婷婷还不熟悉李艺彤的时候。

李艺彤第一次接触黄婷婷却并不美好,她因为出外务,而耽搁了公演曲的训练,傻傻的不知道自己的站位,被黄婷婷揪着在舞蹈室里说教。

还是个孩子的李艺彤十分委屈,质问黄婷婷,为什么对别人都那么温柔的她,就不能对自己分出哪怕一点点的好。

卡黄盛世下,李艺彤质问黄婷婷为什么不对商业CP做解释,黄婷婷看着李艺彤认真的脸,忍住内心的悸动,别扭的以冷漠的语气说

“难道不是吗,我们本来就只是商业CP而已,你不要想太多。”

黄婷婷以为这只是她们俩之间的一个小矛盾,小孩子嘛总会有些小脾气,却没想到,倔强的小孩,真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黄婷婷一直认为时间齿轮,随着转动,可以磨平一切坎坷,却不想黑色的海涌来的那么突然,几乎扑灭的所有红色的星光。

直到现在,黄婷婷看着手上,自己悄悄预购的黑胶唱片,封面上的李艺彤,已经是一个大人了啊。

小心翼翼的将唱片放进找隔壁马鹿借的影碟机里,熟悉却又陌生的声线,黄婷婷恍惚间回到了一同拍摄夜蝶的时候,还带着稚气的小孩,强调着自己要做姐姐的样子,至今还能浮现在脑海里。

“曾经我们从不怀疑

未来会和谁在一起

牵着手仿佛能读懂彼此的心

可一路走走停停

换来你一句对不起

以后陪我赏雨的人不再是你”

歌词在她听来似有所指,又似乎什么也不是,那年以后陪李艺彤一起的也确实不再是她了,想到这里,心下酸涩,犹豫再三,抱着唱片,走向了李艺彤的宿舍。

李艺彤在外正出着外务,疲惫不堪下,收到了来自冯薪朵的消息。

“卡宝,刚刚婷婷找我们借了影碟机,一定是买了唱片要听啊”

看到消息的手顿了顿,然后又重新镇定的打了一行字。

“别瞎想,说不定人家只是打算看个电影啥的。”

别人不明白,李艺彤自己却是清楚,喜欢黄婷婷的代价,她早已支付,只是似乎,提前的预支,并未有什么效果,反倒是将二人越推越远,当初信誓旦旦,自信满满的大概再也说不出那句

“婷婷桑的笑颜在我心里永远是一位的。”

胡思乱想中结束外务的李艺彤疲惫不堪的回到宿舍,打开门便见到了,让自己心神不宁了一晚上的人。

惊吓之余,不忘询问自己的室友在哪。

黄婷婷一边整理着自己的物品,一边以说着家常的语气,告诉李艺彤“娜娜和我换了宿舍,从现在起,我是你的新室友。”

“胡闹!这样被CP饭们知道,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不说,而且我们现在也不是一个队了,许多工作也不方便通知!”红了眼的李艺彤,在看到黄婷婷平静的面容后,哑了火。

半晌,无力道“黄婷婷,你想怎么样?”

“我想跟你谈谈”声音略带的颤抖,显示出主人并不像她表现的那么平静。

“当初我真的以为只是普通的争执,只是因为别扭的性格,而不好意思承认的事,不想后来竟会对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当初并没有嫌弃你,也没有讨厌你。”

略带哭腔的语气让李艺彤皱了皱眉,连续的工作让她疲惫不堪。

“李艺彤,我不喜欢你,但是我真的好爱你,想和你一直在一起的爱,想和朝九暮五的一同上下班一同休息的爱,想每天和你分享一天里发生的所有有趣或无趣的事的爱。”

黄婷婷顿了顿,看着李艺彤的眼,认真而又固执的一边边说着。

“我爱你。”

李艺彤叹了口气。工作的压力让她进场喘不上气,心里压抑的事又过多,让她尝尝夜不能寐。

现在似是得到了最想要的礼物的孩子,黄婷婷泪眼朦胧中,看着李艺彤笑的很美。

“婷婷桑,余生你要陪我一起看雨了”

命中注定只爱你

李艺彤是新一届的至尊女巫,迷妹无数,法力无边,不过正是能力越强,责任也就越大。身为至尊女巫,公务繁忙到,让李艺彤已经有整整三天没回家了。

苦着脸处理事物的李艺彤,揉了揉快要睁不开的眼睛,心下无比怀念自己家柔软的大床,以及香香软软的冯薪朵。

揉了揉因为长时间未进食的胃,正要起身为自己在泡一杯咖啡,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吱呀”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门外那个怒气冲冲的身影正是李艺彤心心念念的冯薪朵。

“李艺彤你都三天没回家了,你是要上天啊!”怒火中烧的冯薪朵,正要发泄几天积压的怒火,就在唯唯诺诺小海豹的黑眼圈,惨白面容中,没了脾气。

缓步走到了李艺彤身边,伸手抚过李艺彤的眼睛,憔悴的面容上,一双疲惫的眼睛布满血丝。

“怎么还是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埋怨的话语里确是蕴含着满满的心疼。

情商向来极高的李艺彤又怎么会听不出冯薪朵的意思,抓着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伸手搂住面前的爱人。

“朵朵,我想你了”

闷闷的声音让冯薪朵心下十分心疼。李艺彤本是比她小的孩子,为了保护她,一点点变强,最后竟成了众人的领袖,现任的至尊女巫。

“卡宝,我们逃吧”嗫嚅的声音,却让李艺彤清醒了不少。

“逃?”瞪大的海豹眼,逗笑了冯薪朵。

“嗯,逃吧,我们去麻瓜世界逛街,看风景,你陪我去吃好吃的”笑弯的眼,晃了李艺彤的心神。

“好”

两人最后还是顺利出逃,不过在李艺彤把公务都派给了手下之后。

李艺彤和冯薪朵走在大街上,看着路边卖着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卡宝,你看这个”像是看到了什么珍异宝贝,冯薪朵双眼放光的把李艺彤拽到一个摊前,指着一本做工精美的相册,嘟着嘴看着李艺彤。

“卡宝宝,朵朵想要”

李艺彤最受不了的就是这软萌的小奶音,一听到此,就立刻双手投降。

“好好好,买,朵朵喜欢的都买。”

不稍半刻,李艺彤手里就已经抱了一堆东西。终于在冯薪朵已经有些疲惫时,进了一家甜品店。

李艺彤在冯薪朵点甜品的空档,去了趟厕所,将买的一堆物品施了缩小咒,收入包中。

“卡宝,快来,尝尝这个”

刚刚出来的的李艺彤就被冯薪朵抓过去,塞了一口蛋糕。

“好吃吗?”

李艺彤回味了一下口中的甜味,冲冯薪朵笑了笑“好吃。”

疯玩了一天的二人,在黄昏的余晖下,来到了海边。

“朵朵”看着余晖的照耀下像天使般的冯薪朵,李艺彤不自觉的轻喊出声。

“嗯?”

“我好爱你”美丽的笑容在脸上绽放。

“朵朵,我好爱你,感觉就像是命中注定。”


点梗——卡黄(现实向)

刚刚结束风尚大赏,丝芭成员们都抓紧每分每秒,进行短暂的修整,马鹿夫妇一如既往的缩在宿舍里做一些有爱运动,林思意坏笑的瞅了李艺彤一眼,抓着赵粤和万丽娜去了电影院。

李艺彤看着“命令”自己陪同逛街的黄婷婷,捂住心口,感受到了来自某只猴子的深深的恶意。

半死不活的背着一堆东西的李艺彤,无奈的看着全副武传的黄婷婷,一副要逛街逛到天荒地老的样子,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

讲道理普通同事出来逛街,突然进了婚嫁珠宝店是什么情况,在线等,有点急。

李艺彤身上背着四五十斤重的背包,手里提着三四个衣服袋,一脸懵的坐在首饰店里看着黄婷婷兴致勃勃的看着各种首饰。

“发卡,你看我带这个好看吗?”黄婷婷似是终于想起了身后还有一个尽职尽责的跟班,转过头来,冲李艺彤问道。

“啊...”慌忙从已经飞出天际的脑洞内抽身的李艺彤迅速回魂,看着黄婷婷柔美的脸庞上带着美丽的笑颜,凝脂般的耳垂上点缀着铂金的耳钉,耳钉上的彩钻闪着耀眼的光芒。

“很好看,很适合你”由衷的称赞,让黄婷婷满意的点了点头,赶紧利落的让营业员包下了这对饰品。

本以为可以得到解放的李艺彤刚想松口气,就看到黄婷婷走向了钻戒区,摸了摸已经跟自己抗议的肚子,无奈的又跟了上去啊。

黄婷婷看着钻戒眼睛放光,自言自语着“真好看啊,要是有一天可以一起...”

李艺彤没听清黄婷婷的话语,疑惑的问道“婷婷,你在说什么呢”

“没事,还有叫我婷婷桑”黄婷婷瞬间回神,还不忘纠正李艺彤的称呼。

————

等到黄婷婷终于挑了一家海底捞,准备吃午餐时,李艺彤已经累的不想动弹。

“体力渣啊”黄婷婷看着李艺彤吐槽道。

李艺彤也不和黄婷婷贫嘴。

“我去趟洗手间”挣扎着从椅子上爬起来的李艺彤,往店门口走去。

再回来时。点的菜已经下锅煮沸了。

“怎么这么久?”黄婷婷娇嗔道。

“嘛,买了一个小礼物,耽误了一段时间啦”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

“喏,你要陪你逛街,我陪你了,现在我想要你陪我一起戴这对戒指,你陪不陪?”

盒子里闪烁的正是刚刚黄婷婷看了好久的那款钻戒。

点梗——卡鞠(ABO,魔法,囚禁)

。。。你们的想法融合一下。。。感觉好像真的很奇怪啊
https://shimo.im/docs/jmZPseSA8rcWILLI/ 《无标题》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点梗——卡朵HP

刚满十一岁的李艺彤,在今年生日时收到了来自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为此她抱着早她一年就已经入学的姐姐冯薪朵,蹦了一晚上,要不是冯薪朵自小身子弱,经不起大折腾,估计李艺彤能把冯薪朵的骨头摇散了。
作为历史悠久的大家族后人,家里人很放心的让李艺彤和家养小精灵单独去对角巷购买一系列必要物品。
李艺彤这边兴致勃勃的逛着。在家养小精灵的千辛万苦的抓着不让她乱跑的情况下终于配齐了除魔杖以外的所有物品,李艺彤正瞅准机会要扑进扫帚店里,就被问询赶来的冯薪朵扔进了奥凡利德魔杖店。
“你给我乖乖去配魔杖,多大人了真是”冯薪朵拍了拍手上的灰。看着自家“弟弟”嘟着嘴挪步进了魔杖店忍不住扶额。
“哦尊贵的客人,看的出你来自历史悠久的李家,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
被冯薪朵一巴掌扇过去的李艺彤摸着脑袋,礼貌的回答道“你好,先生,我需要挑选我的第一根魔杖。”
奥凡利德如常搬拿了一根根魔杖让李艺彤试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冯薪朵手上拿着的大部头书都已经翻去了一半,李艺彤还是未能挑选到属于自己的魔杖。
见多识广的魔杖店老板的额头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忽然似是想起来了什么,翻箱倒柜的将一个布满灰尘的盒子放到李艺彤面前。
李艺彤无精打采的挥了一下,银色的光喷涌而出。
“真是奇怪”
李艺彤和冯薪朵看向奥凡利德,只听他说
“真是奇怪啊,这是接骨木,15英寸。本是代表灵魂栖息处的木料有着超越死亡,守护的能力,我在制作时担心会造出一根可怕的魔杖,就使用了独角兽尾羽做杖芯,本以为会失败,谁知道阴差阳错的倒入了两滴冰龙的眼泪。因而成功,这是一根强大到你无法想象的魔杖,他的力量看使用者的决心与信心而定,是一根适合攻击和守护咒的好魔杖”
李艺彤爱惜的摸了摸魔杖。付了钱,正要和冯薪朵一同离开,就听奥凡利德在身后叫住冯薪朵。“小姐,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两滴眼泪正是你魔杖里的那条,死前留下的最后两滴泪水,总有一天,这跟魔杖会为了保护你而战。”
回去的路上李艺彤依旧没心没肺的问着冯薪朵。
“朵朵,你说他说的是啥意思,是说我以后也可以保护你了吗”
“...就你还没我高,肯定以后还要我罩着你”
.........
转眼到了开学的日子,李艺彤兴致勃勃的跟着刚认识的哥们赵粤林思意,凑在一起,准备迎接自己的分院。
“粵仔你说我们会不会一起进格兰芬多,不过我家好像一直都是拉克劳文的”
“不知道诶,小四跟我应该会是格兰芬多,你嘛,说不定咯”赵粤笑眯眯的看着李艺彤在那紧张的碎碎念。
“李艺彤”等到教授念到李艺彤名字后,她才略有紧张走上前。
帽子遮住了面前的视线。“嗯,出身古老的家族,天性不坏,有强烈想要保护的人还不自知,天赋很高...嗯...我知道了...斯莱特林!”
随着分院帽喊出名字,李艺彤目瞪狗呆的挪步到斯莱特林长桌前,绝望的看着拉克劳文桌前的冯薪朵以及格兰芬多桌的赵粤林思意。
“梅林啊”
————————
李艺彤真的很不适合斯莱特林呢,冯薪朵看着李艺彤想着,距离李艺彤分进斯莱特林已经一个月了,每天都能看到李艺彤带着被别人恶作剧后留下的痕迹,来找自己。
“笨蛋,为什么不还手,下次还这么狼狈,别来找我了...”
“昂,朵朵别生气,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嘛。”
“李艺彤”冯薪朵看着海豹崽圆圆的脸道“不要在被别人欺负了,我等你保护我。”
—————
往后的日子里,李艺彤似乎真的成长了起来,原本傻傻的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很多厉害的咒语,护身护卫使得像模像样。
冯薪朵翻着日记本想着,第一次见到李艺彤的守护神是什么时候呢。好像是那次大战之时吧,自己被敌人击倒在地,祸不单行的被十几只摄魂怪团团围住刚要闭目等死,还来不及懊恼自己都没等到李艺彤的表白,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嘶吼“朵朵!!呼神护卫”银色的独角兽喷涌而出,强大的护神驱散了一切黑暗。
冯薪朵发誓这大概是她见过的最美丽的守护神。
——————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背后的温暖让冯薪朵回过神来,当初比自己矮的孩子,如今已经可以轻松将自己抱入怀里了。冯薪朵放松的靠着李艺彤。
“没什么,在想,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