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蓝

短篇两则

论无意间发现了自家年下崩溃(卡黄)
自从组阁后,本来就难见面的卡黄二人,现在更是像是消失在了彼此的世界里一样,黄婷婷头疼(羡慕)的看着马鹿戴莫七五折各种秀恩爱,自己却再也听不到记忆里那声软濡的“婷婷桑”
烦闷的出了宿舍,向练习室走去,却无意中看到练习室灯居然是亮着,里面隐隐穿来6人说话的声音,本以为是哪个后辈在里面加练,一瞥之下才看到是冯薪朵靠在里面,似是在和什么人打着电话,本来不想打扰,却因为听到了李艺彤三个字而顿住,打定了注意,走了进去。
冯薪朵本来正在电话里安慰着自家崩溃的傻弟弟,听到门口有声响,回头发现就是李艺彤崩溃的根源黄婷婷,刚要出声就被黄婷婷示意噤声。
黄婷婷从冯薪朵手中拿过手机,按下免提就听到里面,李艺彤的抽泣声,她因哭泣而略沙哑的声线,让黄婷婷心疼的抽搐。
“朵朵,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终于要总选了,我却想退缩了,那个人,我又要和她争锋相对了...我之前看到别人说我,赢了天下输她,可是,我每次看到她就不想要天下了啊,真的不想要了...”李艺彤断断续续的说着,黄婷婷和冯薪朵静静的在旁边听着...
“...我好像总慢半拍似的,在我发现我喜欢黄婷婷时,其实我已经喜欢了她很久了,在我想要逃离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劫难逃...朵朵,你说她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为什么从来不肯在我深陷黑暗时,给我一丝光呢?”
电话那边的李艺彤似乎说到自己最心伤的地方,在电话那头嚎啕大哭起来。
冯薪朵抢过自己手机对李艺彤百般安慰,直到电话那头的小海豹哭诉完累的睡着,才挂断电话。
“阿黄,我们谈一下吧”冯薪朵转头看向黄婷婷,决心为自己的傻弟弟的终身大事帮忙。
黄婷婷咬了咬唇,同意了冯薪朵的请求。
“阿黄,你可能不知道,李艺彤,在一开始为了能讨你欢心,到底有多努力,和你一起的舞。她总是彻夜练习,怕拖你后腿,有你在时,她总会表现的特别活跃,为你一句喜欢,她会跑到千里之外为你挑选礼物...因为你一句话,默默在宿舍哭到夜深,为你的形象,自己背负所有骂名,为了能站在你身边,努力去证明自己...”
.........等黄婷婷浑浑噩噩的回到自己房间,时钟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
等李艺彤风风火火的回到宿舍,却发现迎接自己的可爱小辣椒变成了盐系女王。
“黄...黄婷婷,你怎么来了,娜宝呢?”李艺彤被吓到舌头打了结。
“哦,我和娜娜换了房间,你刚回来,先去洗澡吧,我来给你整理行李,衣服给你拿好了。”黄婷婷随意答到,一边继续整理自己物品。
“你疯了吗!”李艺彤只觉得自己额头青筋直蹦。
“我和自己恋人住一起怎么了?”黄婷婷一脸理所当然。
“恋?恋人?谁,谁啊!”
“你啊”
大脑短路的李艺彤,感觉自己似乎在做梦。
不过如果是梦最好永远也不要醒,晚上抱着黄婷婷的李艺彤,睡前如是想到。


面对哭唧唧的吃醋小奶豹时的卡朵
李艺彤其实一直属于小哭包类型,冯薪朵撑着头想,开不了直播会哭,闯了祸会哭,自己不理她也会哭,而今天...冯薪朵歪着头看着在床上趴着的小海豹,脸上两条泪痕格外明显。
李艺彤现在心理正委屈着,团里运营部疯狂在卖CP她现在可以当做无所谓了,但是,疯狂炒的马鹿CP里...明明最喜欢朵朵了,委屈的想要和叉总她们叙说,却见她们更兴奋的在嚎马鹿大发好,心塞的李艺彤只能回到宿舍,刷微博刷B站,又是安利马鹿视频的,披上小号进自己的同人文圈看文消气,又差点怒摔手机,为啥每次自己不是助攻马鹿就是对付马鹿大反派!好不容易找到卡朵的粮,居然最后还BE了。差点吐出一口老血的李艺彤,只想实名呼喊老油条们多关注朵卡朵卡魔法王国啊,没亡国的!
郁闷的李艺彤转悠到了N队的练习室门口,正好赶上马鹿放闪,瞬间连门都不想进了,眼眶红红的,杵在门口做人形立牌,被一个后辈眼尖的发现,冲她招呼到“发卡前辈,你来啦?”
这一嗓子熙攘的元N队员也都注意到了门口的一只委屈唧唧的小海豹,李艺彤也后辈喊回了神,脑子还处于迷糊状态,想都没想,直接拔腿就跑,丢下一群元N成员一脸蒙逼。
冯薪朵早就注意到了李艺彤红红的眼眶,最宠李艺彤的她,瞬间明白了自家小海豹大概是吃醋了,拍了拍陆婷搂在腰间的手,示意了一下。陆婷嬉笑的问“要不要跟娜娜晚上换个房间?”冯薪朵瞪了陆婷一眼,心说,你是不知道这只卡是有多难哄,一想到上次李艺彤吃醋后自己的下场,就感觉腰又开始疼了。
无奈的和万丽娜交换了房卡,走进宿舍。
一进屋就见一只瘫在床上的海豹整个哭唧唧蜷在杯子里。
拍了拍被子,见李艺彤不理自己,冯薪朵只能无奈的连人带被子一起搂在怀里。
“卡宝,不开心了?”
“没有”嘴硬的年下,哼唧着。
“那卡宝,为什么不理朵朵”冯薪朵好笑的看着恋人缩在被子里的样子。
“冯薪朵,我讨厌你!”李艺彤龇牙咧嘴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怒视冯薪朵,却被冯薪朵找了空,钻进了怀里。
成功扑进李艺彤怀里的冯薪朵,抬头看着李艺彤,凑到李艺彤的脸庞,轻啄了一下年下的嘴角。
“卡宝不要生气,朵朵只对你这样啊”
.........
后续?不存在的,如果你敢去问冯薪朵的话,她只会炸毛告诉你“李艺彤哪是忠犬年下,就是狼狗啊!”

偶然看到的别人的话,李艺彤和卡推都是最好的!

卡鞠——点文——仲夏夜之梦

之前有人私聊问我点梗。。。。。之前的点梗发的是这里面的(๑˙ー˙๑)

追逐者:

夏天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难熬的季节,尤其是女生,烈日炎炎下,不少女生都担心自己被晒成煤炭,所以想尽一切办法防晒,李艺彤也是这防晒大军中的一员。
这天好不容易熬到烈日下山,李艺彤舒了口气,抛开了紧握了一天的遮阳伞,噔噔噔的就跑去找她家小猫。
“青韦,青韦!快看,我有个礼物送给你!做了好久呢”一天没见自家小猫的李艺彤,看到鞠婧祎慵懒的躺在床上,直接就扑了上去。
“李艺彤你要死啊!我好不容易通关的游戏”看到好不容易要打死的BOSS被李艺彤这么一扑按错了键从而失之交臂,鞠婧祎只觉得自己的小宇宙就在心里燃烧。
李艺彤一见自家小猫生气了赶紧正色跪床“青韦别生气,明天去吃火锅吧~而且我有礼物送你哦,不想看一下吗?”鞠婧祎其实也没怎么生气,见李艺彤确实抱了一个大盒子,也略有好奇。
等拿到手垫了垫,才发现居然份量十足,在李艺彤笑眯眯的注视下,鞠婧祎撕开了包装纸。
里面一座拼好的模型小屋静静的亮着灯。鞠婧祎眼睛亮了亮。“怎么好好送这个?”
小海豹兴奋的说“因为我想跟青韦有一个这样的家啊,你看这是一个双层的小别墅,我们睡的二楼会有一个大大的卧室旁边是画架琴房,我可以陪你一起休息,在画架下面有个沙发我们可以在花园里烧烤,可以在院子里游泳露营,我们可以很多很多事都一起做。”鞠婧祎看着李艺彤手舞足蹈的说着,恍惚间想起了,曾经李艺彤对未来的构想‘要有一个全是wife的空间,有一个大大的书房,有吃不完的零食,有穿不完的小裙子,最重要的是要有最爱的人,我想和她一起拥有这一切。’
李艺彤注意到了鞠婧祎的走神,停下了喋喋不休的话头,轻轻的吻上鞠婧祎的唇,“这一切我想跟你一起拥有”
夜深,鞠婧祎看向窗外,夏夜还是很美,床头的小屋也一样,它好像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嗯仲夏夜之梦。
@祁蓝


美梦

李艺彤很少可以做个好梦,至少和她同寝室的室友就没见她睡着后有安稳过,不过今天......
李艺彤看到自己和黄婷婷一起到了一个地方,很中二的遇到了怪兽,好不容易英才雄救美成功,赶跑了追求者。
黄婷婷注视着李艺彤,李艺彤被看的不自在。“咳,你别误会,我就是...我就是顺便保护你,不想你家粉丝伤心而已”
黄婷婷歪头,默默看着李艺彤不语。
“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不是我,我...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李艺彤被看到烦躁,又有点心虚。“好吧好吧我喜欢你,我还是很喜欢你,可以了吧。”秉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李艺彤心一横,把心里话全说了出来。
黄婷婷,沉默了良久,终于下定决心“如果喜欢我,你不可以和别人有暧昧,如果你喜欢我,你不可以与她有虚情假意,如果你喜欢我,你的手只能我来握,你的怀抱只能我来扑,你的吻,不可以吻除了我之外的人。否则,我会当你的喜欢,是小孩子的过家家。我想让你喜欢我的时候,眼睛里只有我一个人。就像是我看着你,我眼睛里只有你。”她的吻,徐徐靠近,李艺彤的心里,充满了惊涛骇浪…
“黄婷婷!你!再说一次”李艺彤心里一个小人在疯狂蹦哒,真的不敢相信,超级不敢相信,但是又想相信...
黄婷婷噗呲一笑,认真的对李艺彤说“我心悦你。”
李艺彤高兴的抱起黄婷婷...
...如果旁边的室友万丽娜不是老翻身的话,李艺彤想她可能可以一直沉浸在梦里,睡到中午。
不想睁眼,使劲想再回到梦里,黄婷婷怎么可能喜欢她。
无奈于睡意已无,只能去洗漱,到了卫生间给黄婷婷发了一条消息,“我做了一个美梦,梦到了我最喜欢,但是永远不会喜欢我的人”,本以为黄婷婷不会回复。可是没过两秒一条消息跳了出来“啊,我不喜欢你,但是我爱你啊。”



其实是自己发生的事,不过我是BE啦,私心里还是希望卡宝可以永远HE

卡朵——零红蝶(完)

村中的路并不难走,直通的最大屋子,是村中最大的黑泽主家,李艺彤带着冯薪朵,没走一会就到了这座宅邸的门口,想到天仓澪的嘱托,李艺彤握紧了冯薪朵的手,似是保证又似是在喃喃自语的说着“绝对不会离开,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冯薪朵冲李艺彤展颜一笑“没事的,我相信卡卡不会丢下朵朵的。”
李艺彤振奋了精神,推开了黑泽家的木门。一股阴森的寒气从里面吹出。李艺彤本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老话,鼓起勇气,踏入了这栋废弃已久,阴森可怖的老屋。
刚入玄关处,冯薪朵便觉得一股寒气直直的朝她袭来,让她经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李艺彤似有所感,转过头来“朵朵怎么了,怎么突然发抖?”
冯薪朵没有说话,因为就在李艺彤回头的那一瞬间,冯薪朵看到前方有两个穿着白色和服的女孩,正冷冷的看着她们。李艺彤也感觉到了有灵体正窥视着她们,不论来者是善是恶,这种沉重压抑的气氛,让她只想带着冯薪朵快速逃离。
这时,李艺彤听到冯薪朵惊呼一声,连忙回身看去,只见冯薪朵用手捂住了嘴,似乎见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
李艺彤顺着冯薪朵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破旧古朴的房门前,一个死气沉沉的男子身影转瞬即逝。
李艺彤因为有之前寻找冯薪朵时除灵的经验,壮着胆子走上前,将冯薪朵护在了身后。
房间内一个白发男孩正看着她们,似是早已料到她们的闯入,冲着她们微微一笑“你们是这一次的祭祀之人?之前八重她们姐妹总算是得偿所愿在一起了,你们...”
“我和姐姐要一起活着出去!”李艺彤握紧冯薪朵的手,坚定的说着。
男孩笑了起来“看来你已经找到了自己最重要的人,我也要和哥哥相遇了。祝你们好运,在你和澪做出一样选择后,我会和哥哥过来帮助你们的。”
李艺彤还想说些什么,男孩的影子却已经渐渐消失了。
背后的冯薪朵失神的说道“祭坛...祭祀...双生子...来不及了...”李艺彤还不及反应,就被冯薪朵挣脱了开,看到冯薪朵似是被什么迷了心智,迷迷糊糊的朝着一条漆黑的道路走去,李艺彤顾不得细想,紧紧的追着冯薪朵。
黑泽家似是被什么力量包裹着,只是几个转弯冯薪朵就不见了踪影,李艺彤追随着冯薪朵的足迹穿过了黑泽家的中庭,路上说拾到的笔记,记录了关于这个悲惨村庄的一切,李艺彤看完后感觉整个事情的脉络发展都可以渐渐明了,双子巫女,红蝶,黄泉之路,大偿,结合之前天仓姐妹的叙述,李艺彤已经大致上可以了解到在这个村庄里冤屈的灵体久久不离的原因。李艺彤摇了摇头,努力将这些杂念赶出了脑外,现在她最希望做到的事情只有一一件,那就是找到冯薪朵,然后两人一起逃出这个村子,其他一切都与这件事无法相提并论。
  忽然间,从不远处的房间内隐约传来的女声让李艺彤警惕了起来。声音非常小虽然听不清楚说什么,但李艺彤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其中蕴含着的痛苦与哀愁。
当李艺彤推开房间门时,房间角落屏风后的那幕情景吸引住了她的所有目光,那好像是两个人的身影,一一个半躺着,另一个则半跪在地.上将其抱在怀中。而此时,从屏风后传来的声音也清晰了起来。
  “一直都约定好了...要两个人一起逃走的...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没人可以分开我们的没有人....
  李艺彤迅速上前绕到屏风后,但令她吃惊的是,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晕倒在地上的是令其一直担心着的冯薪朵。
  “朵朵! "李艺彤赶忙半跪在地.上将冯薪朵抱了起来。在她的不断呼唤下,冯薪朵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卡卡......”
“发生了什么事?”李艺彤急切地问道,
可冯薪朵的回答却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像有人在叫我... .让我回到这里”冯薪朵的目光显得有些迷惑,声音也越来越小,“以及... . .再度进入那个仪式....
“仪式指的是...之前的双子巫女祭祀?”李艺彤突然严肃的问到,这样一切都能说的通了,姐姐突然的失神,大偿,红蝶。
冯薪朵突然将头埋入李艺彤的怀里,“永远在一起好不好,卡卡,永远不要离开我,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嗯”李艺彤笑了起来,处境再过艰难,只要她们还在一起就已经很好了啊。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活着离开这里吧”李艺彤轻抚着冯薪朵的头发,坚定的说。
红色的蝴蝶缓缓飞到了她们面前,指引着她们往黑暗的深处走去,虽知这极有可能是通往祭坛的路,但是回路已断,只能护着冯薪朵一路向前。
祭坛的样子,李艺彤早就从一路上的零散笔记那里大致上在脑海里绘制了一副图了,一对白色少女的身影在通往祭坛的洞口慢慢清晰。
看到李艺彤警惕的举起相机将冯薪朵护住。两个女孩笑了笑。“我们没有恶意,有人来替你们了,往回走吧我们会为你们指引回去的路。”
“不是你们将我们指引过来的吗”李艺彤并不相信会如此简单的结束。
“指引你们前来的不是我们,而是前来代替你们的人,这座村子的怨灵早已被天仓姐妹散尽,我们只是为了让他们兄弟团聚”言毕,立花兄弟出现在祭坛内。
李艺彤哑然“你们...是黑泽八重,纱重...”。
也不再多言,拉着冯薪朵顺着红蝶的指引,逃离了村庄。
“每一对红蝶都是一对双生子...”出去的路上一直沉默的冯薪朵突然开口道“她们不仅仅是为了这个村庄,从某点意味上她们觉得她们会因此合二为一,但是...”
“但是,我做不到去伤害你,所以我们不会合二为一”李艺彤接下她的话语“所以说我只能在有生之年与你一直在一起”
回到山下的旅店已是正午,天仓姐妹看到她们平安无事,很高兴的为她们端上了午饭。
天仓茧看着李艺彤和冯薪朵“我就猜到你们会一起回来。”
见冯薪朵疑惑不解,天仓澪接着姐姐的话头,不顾李艺彤的阻拦说道“发卡,在发现你不见之后,去追你时只说了一句话,以她粉身碎骨,佑你一世无伤。当时我便猜到,她拼死都会护着你回来的。”
李艺彤的脸红红的,冯薪朵笑着对着她调笑,天仓姐妹看着她们,也不打扰。外面阳光正好,岁月静好。


卡朵的章节就到次结束啦,后面还会有零系列,但是红蝶结束啦。

卡朵——零红蝶(二)

这一夜李艺彤睡的很不踏实,噩梦纷至沓来,睁眼时还是午夜,身边却失了那熟悉的暖意,李艺彤猛地清醒过来,在大声呼喊冯薪朵名字没有得到回应后,披上衣服就匆匆下楼。想要上山寻找冯薪朵,天仓澪拦住了李艺彤,将一台古旧的相机交给了她,叮嘱道“这鬼村不是白叫的,遇到了灵体就用这台灵视相机拍照,可以对他们进行伤害”李艺彤谢过澪转身就走,却又被澪叫住“你记得,找到了你姐姐,就千万不要再抛下她独自离开,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她!”
“李艺彤此生,愿以我粉身碎骨,佑她一世无伤!”说完,李艺彤头也不回的冲入了黑暗的山道里。
“茧,李艺彤果然比我当初做的更好”澪转身回望向不知何时来到身后的姐姐,茧抱住了澪“可是澪最后还是回来找到了我啊,在我看来,澪就是我最珍贵的宝物”话没说完就被澪的吻堵住了话语。“愿她们回来会同我们一样幸福。”
山中的天气急是多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明月当空,这会就阴云密布下起了暴雨,山路湿滑难以通行。可是冯薪朵自幼就怕黑怕孤独,她一个人来到山里,不知是否会害怕,一想到此时,冯薪朵说不定会害怕的哭泣,李艺彤就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通往鬼村的路上,果真如同天仓姐妹所言,时常会碰上一些极具攻击性的灵体,李艺彤开始时还极为恐惧,可是所见之多后,也渐渐麻木,只是对一直没找到冯薪朵,而愈发焦躁起来。
这时,李艺彤看到了远处的山林中,冯薪朵正一步步蹒跚的追逐着一只红蝶越行越远。那红蝶鲜红如血,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幽光,李艺彤心中涌起了一股极其强烈的不安,连忙一边呼唤着冯薪朵,一边以极快的速度追上去。
一向习惯安静地慢行的冯薪朵,这次却走的很快,李艺彤全力追赶着眼看越行越远的冯薪朵,一脚跨过了地上一一座残缺的双子地藏像。
  在地藏满是伤痕的脸上,目光冰冷。
  就在李艺彤跨过地藏像的一瞬间,景象突然改变了,原本被月光带动着还有几分明亮的树林,此刻却如同的深夜般漆黑一片,不,是失去了颜色,勃勃绿意变成了一片灰暗,树林中影影绰绰,原本生意盎然的枝条现在却如同鬼魅的肢体一般,分外诡异,浓密的灰色叶片遮挡住天空,如同末日一般似乎要重压下来,李艺彤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李艺彤向前定神一看,只见冯薪朵追逐着红蝶在林中穿行,李艺彤忙追了上去,眼看距离越来越近,但冯薪朵似乎着魔了一-般
  不仅对眼下诡异的环境视若无睹,更是对李艺彤焦急的呼唤充耳不闻。更让李艺彤愈加担心的是,冯薪朵的身影之上,竟隐隐的和天仓姐妹所描述的相差无多的白色巫女身影重合。
“冯薪朵,别跑了!不要再往前了啊!”李艺彤焦急的呼唤着冯薪朵。
看着近的山路,没想到却是十八转的绕着,天空中,一轮灰白的圆月,缓缓地被没入了阴云中。
李艺彤发现远方,有什么在燃烧风中摇曳的红光,照亮了天际。
李艺彤定了定心神,强打起勇气沿着狭窄的山路向那红光跑去,一面跑,一面呼唤着冯薪朵,这三个熟悉的字眼,此刻却能给李艺彤无比的温暖和勇气。
迅速的穿过布满雾气的道路,李艺彤顺着一路上红蝶的指引,来到了一座破旧的祭坛前,祭坛上背对着她的粉色身影,正是她心心念念的姐姐冯薪朵。
“朵朵,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怎么突然一个人上山?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李艺彤焦急的抱着冯薪朵,想要带着她回家。
“消失的村子...我们...现在回不去...如果...不”冯薪朵喃喃的念到一半忽然像是像是触电了一样,浑身颤抖了一下,李艺彤也感到背后寒意瘆人,想要背着冯薪朵回到山下,转身却看到了,背后的路已经被浓雾覆盖。
“朵朵,看来我们现在暂时回不去了,那就只能...”李艺彤看向前方被浓雾裹着的村庄,幽幽的叹了口气,真的想逃都没能逃开,两人居然还自己送上了门。
“卡宝,不要离开我,要一直陪着我,好吗”冯薪朵似是感受到了什么,紧紧抓着李艺彤的衣服。
“当然,我永远不会丢下你”李艺彤认真的对着冯薪朵,许下承诺,带着虚弱冯薪朵,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入了那个被诅咒的村庄。
走在村长的路上,李艺彤将自己从天仓姐妹那里听闻的往事一一对冯薪朵诉说。冯薪朵瞪大了眼睛,恐惧漫上了眼眸里,慢慢的缩到了李艺彤身后。
李艺彤好笑的拍了拍冯薪朵的头“怕什么,我找你的这一路上,鬼什么的,都看到无感了,放心一切有我呢!”

卡朵——零红蝶(一)

这两天补档了零红蝶的游戏剧情,真的哭成狗,喜欢天仓姐妹,私心里想让她们安稳的继续活下去,同时有真的喜欢自己的两大本命,所以就写了这么一篇(´×ω×`)

“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个人,说好的过来找我啊......发卡,等等我.........李艺彤!”
猛然,李艺彤从梦中惊醒,梦里的声音似乎仍在耳边回响,转头看向枕边,是了,那个声音正是谁在旁边的姐姐冯薪朵的声音,可是是什么时候呢?
李艺彤的猛然惊醒,带动着冯薪朵也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伸手从身后抱住李艺彤“卡宝,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明天就要回到老家而有些激动?”
李艺彤这才想起来她们是要回老家皆神村,冯薪朵一向体弱多病,这几天周车劳顿怕是她也累的不清,自己这么一下,她后半夜肯定又睡不好了,这么想着,李艺彤拥着冯薪朵入怀,慢慢躺下“没事,只是一场梦魇,乖,赶紧睡吧,这几天舟车劳顿,你也累了。”见冯薪朵蹭着自己,缓缓又睡了过去,李艺彤这次想到,自己这是又想到了小时候,当初要不是自己顽皮,也不会害冯薪朵摔倒,肚子留在树林里,才让她现在如此畏黑怕孤独。幽幽的叹了口气,默默祈祷希望明天回到老家后,可以让冯薪朵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缓解在城市里繁忙的压力。
第二天一早李艺彤就带着冯薪朵坐上回村的大巴上,皆神村位于大山最深处,大巴只能开到村口,李艺彤和冯薪朵还要提着行李,走上十分钟的山路,所幸的是山脚下还有一户旅店可以休息,李艺彤带着冯薪朵,缓缓推开旅店的门,里面正坐的一对姐妹。
“你好,请问现在方便借宿吗?”李艺彤看了看整洁的店内,礼貌的问道。
“方便的,你们是要两间房吗”开口的女人微笑的问着。
“不了一间就好,我姐和我睡一张床”感受到衣角被轻轻拉扯,李艺彤笑道。
“好的,我是天苍澪,这是我姐姐天苍茧,有什么需要喊我们就好”典雅是女人和善的说到。
来到房间里,安置好行李,冯薪朵,身体虚弱,草草的吃了几口饭菜,就睡了,李艺彤则是来到前台和天仓姐妹了解一下山村的近况。
一听李艺彤要带着冯薪朵去皆神村,两人都是一怔。“发卡,我劝你们千万不要去,那里已经荒废已久,没有什么值得去看的。”天苍澪幽幽的说到。
李艺彤不解“为什么,这始终也是我和朵朵的老家啊,而且这两天朵朵说她总梦到老家,想回来看看,所以...”
“不,发卡,你知道皆神村的往事吗,这是一座鬼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吞噬一对双胞胎的生命的鬼村啊”天苍茧相较于妹妹澪似乎更加激动,这使李艺彤更加不解。
“相传黄泉的入口就在这个皆神村内,每隔十五年,村庄将会举行名为“红贽祭”的祭祀活动,用来镇压黄泉内的怨气。如果仪式失败,就会发生“大偿”。到时候无尽的黑暗将会笼罩在村庄的上空,所有村民也会死去,变成幽灵四处飘荡。”澪给茧倒了一杯水,示意她喝下顺顺激动的心情。
见茧心情平复,澪又缓缓继续说道:“村庄有由四大家族掌控,四大家族也是分别有相应的纹章。这四大家族分别是黑泽家,逢坂家,立花家和桐生家。其中势力最大,也是四大家族之首是黑泽家,世世代代的村长,也是由黑泽家的当主担任的。为了维护村子的稳定每隔15年就必须奉献出双胞胎,也就是双子,由年幼的杀死年长的,从而释放出巨大的能量,藉以镇守住虚。这种仪式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可以说是生活在皆神村的村民的宿命吧。但是,一次的失误导致,选中的先后两对双胞胎,相继提前死亡了其中之一,经历两次失败之后,黄泉内的怨气涌了出来,将黑暗笼罩在皆神村的上空。发生了恐怖的“大偿”。 “大偿”发生了,村民都不幸遇难了,变成幽灵在村子里四处飘荡,似乎都在做着仪式那一天所做的事情,不断的重复着,重复着......”
“可是这跟我和朵朵有什么关系呢?”李艺彤不解其意。
“最近的一次献祭发生在2003年,正是15年前”看着李艺彤瞪大的眼睛,天苍澪将自家姐姐揽入怀里又轻轻的继续说到“十五年前一对勿入山中的双胞胎姐妹,无意中有激活了这个仪式......”
“你...你是说!”李艺彤感到背后一阵冷汗,舌头像打了结,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看到李艺彤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天苍澪噗呲的一声笑了出来。“放心,我和姐姐都是人,当初我们侥幸激活了仪式失败的黑泽姐妹的魂魄,她们代替了我们进行了仪式。”似乎是当初所经历的事情太过惊悚,直到今日回想起来天仓茧仍然忍不住颤抖,澪搂住茧一边轻柔的安抚她,一边对李艺彤说“你最好赶紧回到房间休息,这两天不要跟你姐姐上山进村了。”
李艺彤思绪混乱,整个人就这么浑浑沌沌的回到了冯薪朵身边。

@追逐者

平淡日常生活——卡络

还是链接吧。。
https://m.weibo.cn/6044791360/4248165119051563

平淡日常系列——卡朵

李艺彤扳着手指算着冯薪朵出差的天数,四天了没见面了,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打滚。想了想,打开了刚刚发行的恋爱48,因为是刚刚出来的试用版,自己和团里不少人的剧情还没完善,但是正好可以安心吸朵。
打卡游戏,熬过了新手教程,李艺彤就开始兴致勃勃的抽卡,可惜是非洲人体质。金币都花光了,除了系统赠送的,也就出了一张冯薪朵的SR,李黑人撇了撇嘴,自己就一张卡,结果出了三四张,转头看了世界聊天,发现有不少卡推在嚎“真的,有发卡的卡吗。我到现在抽不到。”
李艺彤想了想,“应该是有的吧......我出了四张...”
世界聊天:......
沉默一秒,世界聊天就被“求带脱非入欧”刷屏了,不少卡推过来加李艺彤。
“大神,求告如何出发卡的卡...”
“大概因为我叫李艺彤...”李艺彤无奈,感觉自家卡推都继承了自己非洲人的体质,打完这行字就开始默默攻略冯薪朵的剧情。
半个小时后,李艺彤深深的认识到了两个严肃的问题:
第一个——冯薪朵你对我咋没那么甜,你在这游戏里到底哪里刻薄了。
第二个——我大概是钢铁直男吧...为什么会总选错...
万丽娜风尘仆仆的刚到宿舍,就惊悚的听到房间里传出了自己的声音,思考了一秒,得出结论,自己的浪里黑条舍友怕是在玩自己团的恋爱游戏,想了想拉着同样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冯薪朵,何晓玉还有路过的莫寒张语格一起蹲门口偷听。
“啊啊啊,为什么又出了晓玉的,都第十三张了,不行,融了!”何晓玉默默握拳。
“天呐爸爸,这真的是娜宝??真的从辣椒向软糖发展啦!”万丽娜努力忍住要破门打人的心。
“哈哈哈,我就知道莫莫是受,戴莫大法好!”莫莫思考着晚上做饭烧红烧海豹。
“嗷嗷,tako好可爱,哇啊啊,回头要去摸头。”这次是脸红红的张语格,和蹲听的其他人一起拦着要暴走的某冯二狗。
“嗷,冯薪朵你啥时回来...为啥你那么难攻略啊啊啊,我在游戏里要死了”冯薪朵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示意万丽娜开门。
李海豹正抱着手机在床上翻滚哀嚎,钻石十连抽,居然都没出冯薪朵的SR,这个已经非到家的运气让她只想以头抢地,而且不知道为啥自己每次选的选项总能完美避过两个加分项。身后突然传来了开门声,一回头,就看到自己刚刚在努力攻略的人出现在门口,还没来的急高兴就看到,刚刚被自己嫌弃的出来tako以为,其他人正黑着脸看着自己。
瞬间一个土下座,“咳咳,娜姐你回来啦,要不要我帮你收拾东西,晓玉你也过来玩吗,要不要喝水,咳咳...朵朵要不要先洗个澡...”李艺彤越说声音越小,看着逐渐逼近的三个黑影,冯薪朵已经一早拉着张语格到一边观战。
等三个人心满意足的把某废海豹扔到一边时,李艺彤整个人像是被台风席卷过了。
万丽娜满足的拍了拍手,“朵子姐,今晚我们换个宿舍,你好好收拾发卡啊”说完,就带着张语格和另外两个人扬长而去。
李海豹扒着冯薪朵哼哼唧唧。
“冯薪朵,你都不帮我。”
“自己惹的祸,你自己背啊”
小海豹眯眯眼,不开心的转过身,一副我不理你的样子,冯薪朵一边在心里嚎着,好可爱,好想撸毛啊,一边表面上故作镇定的摸了摸李艺彤的头,说“我先去洗澡,你乖乖的。”
等冯薪朵洗好出来,就看到李艺彤还躺在床上,嘟着嘴捣鼓着手机,冯薪朵忍着笑意很自然的走到她身边,贴着她躺下。靠在她肩上,就着她的手看向游戏。
“噗,你是怎么做到完美避开所有正确的选项的”冯薪朵觉得李艺彤真的不能玩这种要靠运气的游戏,体质太非了。
李艺彤哼哼唧唧的,抱着冯薪朵。
“卡卡委屈,游戏里朵朵太难攻略了”
冯薪朵噗呲的笑出了声。
“乖,都有了真人了,就不要在意虚拟的啦”


下一篇是人更少的卡络。。。(´×ω×`)

平淡生活系列(一)——卡鞠

准备写一个系列。囊括卡宝的大部分CP,每次写完一个也会带上,下一篇的tag。
下一篇卡朵,也请大家多多支持

大清早,外面的鸟鸣以及手机闹钟的响声,吵醒了熟睡的两个人,娇小的女孩往高个子的女孩怀里钻了钻,哼唧的不想起床,无奈,李艺彤只能伸手关掉了闹铃,给自家小猫掖了掖杯子,起身给鞠婧祎做早餐。
洗漱完来到厨房,李艺彤思考着,这段时间鞠婧祎刚从剧组出来,很长时间没能好好吃饭,决定先熬点粥,给她润润胃,打开冰箱,发现食材基本上消耗殆尽了,翻来翻去也就找到点青菜和剩下的几块鸡肉,挠了挠头,看来只能熬点青菜瘦肉粥。
是不是在一起时间久了,原本不会的事情也开始慢慢都为了对方学会了。鞠婧祎不知何时已经起了床,靠在厨房门口,看着李艺彤忙碌的背影想着。曾经那个捧着“初恋的海滩”的小孩,已经为了自己不好的胃,学会做饭。
李艺彤尝了尝味道,味蕾传来了满意的味道。伸了伸懒腰,回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的鞠婧祎,正靠在门框上,冲着她傻笑,便走过去,伸手揽住了她。
“怎么不再多睡一会,我做好早餐会喊你起床的”
“你不在,睡不着了”鞠婧祎享受的在李艺彤怀里蹭了蹭。
“别闹,粥要熬好了,我去给你乘一点,乖,先去洗漱吧”李艺彤吻了吻鞠婧祎的额头,想要回到炉前,却被鞠婧祎抱着不撒手。
“不嘛,就要抱着阿卡”
李艺彤没辙,值得带着鞠婧祎,摇摇晃晃的熄了炉子上的火,再一把抱起自家小猫,来到卫生间。“乖,我去给你乘早餐,你赶紧洗漱哦”
闻着食物的香味,鞠婧祎捂了捂空空的胃,赶紧洗漱好,坐到餐桌前,捧起李艺彤凉好的粥,就往嘴边送。
“慢点喝,别呛着”李艺彤无奈。
鞠婧祎一口气喝了小半碗,才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和李艺彤碗里的菜和肉的比例完全不成正比。嘟着嘴“阿卡,你也多吃点肉啊”,说着就要把碗里的肉夹给李艺彤。却被李艺彤按住了手“你多吃点,家里剩余的食材不多了,所以多吃点,等下要去采购啊”。
鞠婧祎撇了撇嘴,对自己的阿卡总想着把自家小白菜喂胖的心思,总是无可奈何。但是一想到已经好久没有和李艺彤一起逛街了。还是决定尽快吃完早餐,一起出去采购食材。
李艺彤笑眯眯的看着鞠婧祎吃光了碗里的粥。很自觉的接过空碗,去洗。整理的差不多后,回到卧室。换上鞠婧祎特意为她挑选的衣服,便和鞠婧祎出了门。
刚到超市,鞠婧祎就变成了鞠三岁,拉着李艺彤就奔向了零食区,李艺彤一边在后面无奈的结果鞠婧祎递过来的一包包零食。一边顺便往购物车了塞了不少食材和生活用品,以至于回去的路上,李艺彤两只手满满的拎了四大袋东西。
下午两个人默默的窝在大沙发上看着电影,选了一部韩国的电影《内在美》。电影主题很新颖,男主角每天早上起来后的长相都不一样,会变成帅哥,大叔,小孩,女人。到了电影末尾。女主角最后还是战胜了自己的心理障碍,决定和男主角在一起。两人看的很认真,到了结尾这里,鞠婧祎问李艺彤“如果我和男主角一样,你会喜欢我吗”
李艺彤宠溺的笑着“你还不如问我,是喜欢雪飞霜,还是鞠婧祎啊”说着,搂着鞠婧祎,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我爱你,不是因为你的皮囊,而是因为你是你。”
鞠婧祎十分满意李艺彤的这个回答,往她怀里蹭了蹭,撒娇让李艺彤喂她零食。两个人腻腻歪歪的在家里宅了一天。
夜晚,月光照了进来,朦胧的月光里,是两个深爱对方的人,相拥而眠的样子。